影野月夜

一個進到雙黑坑就再也出不來的人,請多多指教~~

【雙黑】生病就是要放閃啊,不然要幹嘛?

*‎學生宰×教授中
*‎一如往常的小甜餅
*一發完結

文野大學,是位於日本橫濱的一所大學。
早晨的日出從海平面上升起,幾隻海鷗在被染成淡淡橘色的海上自由的翱翔。中午蔚藍的天空,襯著湛藍的大海,幾艘漁船正開往外海,行走的足跡泛出一條白白的浪花。夜晚,海浪傳出的溫和聲響安靜的令人放鬆,海濱旁摩天輪五顏六色的燈光,以色彩照亮了夜晚 。
‎這些美麗的景色,在文野大學裡通通都看得到,但是,他們並不是因美景而出名的。
‎他們有個絕無僅有的特色,那就是,他們學校裡顏值高智商也高的人的比例是其他學校的好幾倍。
化學系的太宰治就是裡頭其中的一人。
太宰一直都是大家的焦點,因為他有著一張姣好的臉蛋,極高的智商和身高,還有雙深邃像是泥潭般會使人一看就無法自拔的鳶色眼睛。
所以每當新生入學時,經常會有許多聽聞這件事而想去一睹太宰容顏的小學妹們。
而今年,也是這麼回事,一群女孩子在太宰的教室前探頭探腦的,正找尋著太宰的身影,但無論他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奇怪了?怎麼沒看到太宰學長。」
「不知道欸,我很確定太宰學長是化學系的啊!」
「不如,我們問問其他人吧!」
剛好經過這裡的中島敦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這位同學,請問你知道太宰學長去哪了嗎?」
「太宰學長啊~他今天請假哦,說是發燒了。」敦露出一個如同天使般溫柔的笑容,使女孩們的心都快融化了。
“這、這人是天使啊!!不行不行,太宰學長比較帥,不能移情別戀。”
「啊,是嗎?那太宰學長的情況如何你知道嗎?」女孩們放棄追求萌翻敦的想法,繼續問道。
「嗯~我不清楚欸,真是抱歉不能幫上忙呢。」
「不會不會,你願意搭理我們就很好了。」
這時,突然一個低沉卻充滿著磁性的聲音從女孩們旁邊響起:「喂!你們在這邊幹什麼,現在上課了,別在校園裡閒晃,趕快到你們的教室去,還有中島,芥川找你做實驗,快去找他吧。」
女孩們轉過頭,一個身上穿著實驗白袍的嬌小男性正有些不滿的看著他們。
「啊!知道了,中原教授。」敦聽到中也的話,乖乖的立馬找芥川去了。
待敦離開後,女孩們還是杵在原地。
「怎麼?不用上課啊?趕快回去啊?」
「哦……好!」他們顯得愣了幾秒鐘才回過神來,離去。
在女孩們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後,中也歎了口氣,嘴裡嘟囔了一句:「死青花魚,你看你又招來了一大堆的小粉絲,你是當我很能容忍啊……大笨蛋。」
時間到了下午,中也下午沒課,而且事情也做完了,反正在學校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回家照顧某隻已經掛病號的青花魚,在路上還可以順便買晚餐的食材跟要給他的藥。
中也這麼想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離開學校。
回到家後~
中也一打開門,馬上就被拉近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懷抱。
中也沒有掙扎,反而是溫柔的將手放上那人的額頭,果然不出所料,那裡的溫度高的嚇人,他微微的皺起眉頭。
「都燒的的那麼嚴重了,為什麼還要起來?」中也的語氣中帶有著責備和關心。
「因為我想中也了。」他的聲音沙啞,應該是感冒所造成的。
「笨蛋!如果你不去入水你就不會發燒,你不發燒,還用需要在家裡休息嗎?」中也挑起眉,一臉鄙視的看著自作自受的太宰治。
「中也好過分,我是病人欸!不安慰我就算了,還要用入水酸我。」太宰低下頭埋進自家男朋友的肩窩裡,他那睡得亂翹的髮絲蹭著中也的脖子,感覺有點癢。
「好了,別撒嬌了,給我去床上躺著,我煮粥給你吃。」中也拍了拍賴在他身上的大型魚類的背。
「是蟹粥嗎?」太宰的眼神中充滿著期待。
「啊!我忘了買蟹。」
「欸~沒有螃蟹哦,那我不想吃了。」太宰失望的垂下頭,像隻可憐兮兮的小動物般,讓中也好氣又好笑。
「好了好了,我明天去買總行了吧,快點,去床上休息。」中也摸摸太宰的頭,像是在哄糖果被他人搶走的孩子,溫柔又有耐心。
「中也你答應我了哦。」
「好好好,答應你了,快回去。」
達到目的的太宰臉上露出了一抹歡愉的笑容,他偷親了中也的臉頰一下,在中也還未做出反應時,便速速的逃回房間,留下滿臉潮紅的小矮人一枚。
大約過了半小時~~
在床上已經陷入半睡半醒之間的太宰隱約聽到有人打開了他的房門,走到了他的身邊。
「喂!太宰!起來吃飯了。」
「嗚。」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第一幕映入眼簾的是那雙像是大海般湛藍的雙眼。
「中也……我想睡覺。」
「等等再睡,先吃飯。」中也好像是知道太宰的不適,語氣放軟了許多。
「中也,我好累,餵我。」
「哈?你沒手不會自己來啊?」
「我沒力氣拿湯匙,中也應該不希望我把粥撒的到處都是吧?」太宰邪笑。
「……唉~拿你沒辦法,嘴巴張開。」中也無奈的拿起湯匙,舀起一匙剛煮好的粥,想要朝太宰的嘴裡送。
不料太宰不知怎麼的,死都不張嘴,看到湯匙就直接撇過頭,讓中也有些不爽。
「媽的,太宰治,你到底想怎樣!」顧及自己面前這個心靈智商不超過3歲的大屁孩是個病患,不然以中也的個性,早就一拳上去了,而且毫不手軟。
「中也真笨,不是這樣餵的啦!」
「哈?那不然是怎麼……!!」中也話說一半,就被太宰的舉動嚇傻了。
太宰將中也手上那匙粥含在嘴裡,然後直接吻上中也的嘴唇,前後不超過一秒。
太宰見中也沒有反抗,就輕鬆將舌頭伸進中也的嘴裡,也將口中的粥渡了過去。
待他們分開後,有些來不及吞嚥下去的粥便從中也的嘴角流了出來,而他的臉頰染上的緋紅更為他增添了嬌媚的氣息。
「中也你看,是要這樣餵才對哦。」太宰舔掉中也嘴旁的粥,眼睛微微瞇起,欣賞著這個名為中原中也的美景。
「笨蛋。」
「我是只屬於中也的笨蛋哦。」說完,他又再次的吻上中也那已經有些紅腫的雙唇。
「太宰,如果我也發燒了怎麼辦?」一吻結束,中也問道。
「沒關係,那就換我照顧你,我親愛的中原教授。」太宰撫摸著中也的臉頰,從那雙手傳過來的體溫已經沒有剛才的高,說也奇怪,太宰明明還沒吃藥,體溫卻下降的快速。
「可是,你現在雖然已經沒有燒了,但也還是病患啊!」
「我很快就會好的,中也放心。」
「為什麼你能這麼肯定!!」中也激動的站起身。
太宰看到中也的反應後,笑了出來,他將中也拉入自己的懷裡,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傻中也,無論什麼藥什麼化學藥劑都對我無法達到最好的功效的,因為……你就是我最好的良藥啊。」
                                                        End ~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