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野月夜

一個進到雙黑坑就再也出不來的人,請多多指教~~

【雙黑】蘋果糖

*一發完結的小甜餅,有點短
*本來是要放七夕的,結果現在才放上來

01.
今天是夏日祭典的日子,太宰一個人站在鏡子前做著最後的確認。
平時太宰是沒有那麼謹慎的,但這次是自己約暗戀許久的對象出去,那份量自然不同。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緩緩勾起一抹微笑,還是那麼令人心動,鳶色的眼眸中充滿期待,期待見到那個人的和服打扮,期待和那個人相處的時光,期待他那不禁意的一個微笑。
「好了,出發吧!」
02.
「太宰治這傢伙約我逛祭典,還給老子遲到,等他來我一定要殺了他。」中也此時正靠在神社旁的鳥居上,身上穿著一件橘紅色的浴衣,很襯自己那頭蜜柑橘色的長髮,他時不時低下頭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心裡有些焦躁。
忽然他頭上那頂萬年不改的黑色沒品味帽子被一人拿起,轉過頭,那個罪魁禍首正一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哎呀~小矮子真的是太矮了,害我剛剛找了好久啊!」
「媽的太宰治,你說誰矮啊!還有帽子給我放下!」
太宰一邊將帽子放回中也的頭上,一邊開玩笑的道:「好啦,中也太常生氣會長不高哦,啊!中也這個年紀本來就長不高了。」
「太宰治!!!」中也那雙美麗如同大海般的藍色眸子就這麼直直的瞪著太宰,雖然充滿了怒氣,但太宰還是很想就這麼吻上去。
他伸出手纏上中也的髮尾,臉緩緩靠近那張熟到不能在熟悉的面容,中也被太宰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全身僵直,腦袋一片空白,率先做出反應的是他那張染上緋紅的臉蛋和反射性閉起的雙眼。
「中也啊~你在期待什麼啊?」太宰在中也的耳邊輕聲道,語氣中帶著滿滿的笑意和一絲戲謔。
中也瞬間睜開眼睛,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際朝著太宰一拳揮過去,很可惜的被太宰避開了。
「真可惜呢!沒打中!」
「吵死了!死笨蛋青花魚,祭典愛逛不逛,你在弄我,我就走了啊!」中也作勢要離開,沒想到太宰就這麼抓住中也纖細的手腕。
「欸~別別別,我不弄你了,別那麼急著走啊。」他的語氣有些委屈。
中也看著太宰那雙鳶色的眼睛,那裡頭的情愫,總能讓自己莫名的心軟,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唉~下不為例啊!」
「好好,下不為例。」語畢,太宰就拉著中也的手朝人群裡去。
03.
只能說真不愧是祭典,那人數真不是開玩笑的多,全部人山人海,一不留神,就會被人群給沖散。
「喂喂喂!這人也太多的了吧!」中也有些不耐的道。
「所以,中也要拉緊我的手哦,不然中也不見很麻煩的,我才不想在人群裡找一個小矮子呢。」太宰牽著中也的手走在前面。
「吵死了!」中也在後頭小聲的嘀咕。
看著太宰的背影,中也的腦海出現了一個念頭:這傢伙,也有可靠的時候啊。
在這時候,太宰突然停下,而腦袋正在想事情的中也就這樣防不勝防的撞上太宰的背。
「靠!幹嘛停啊,混蛋!」
太宰轉過身,對著自己露出一個狡詰的笑容:「吶!中也,來比賽吧!」
「喔喔,不錯啊!比什麼?」中也的嘴角也翹了起來,是太宰最喜歡的那種桀驁不馴的笑。
「比射擊如何,輸的人要請贏得人吃東西。」
「哦,奉陪到底。」
04.
結果,是太宰的勝利,不過這早就是預料之內,畢竟太宰在黑手黨時期,槍法可是所有人裡面最準的。
「我不服,再來。」中也不甘心的道。
太宰看了看攤販老闆的表情,之後擺擺手說:「中也啊,我們都把人家的禮物都打完了,人家怎麼做生意啊?」
中也覺得太宰的話真的有點道理:「那麼……我們比撈金魚。」
「可以。」
「太宰治,這次老子絕對不會再輸給你了!」中也撩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
「哦~小蛞蝓,很自信嘛,等等可別輸了哦。」
「要你管。」
「好了嗎?預備……開始。」撈金魚攤販的老闆道。
比賽開始時,太宰的心思完全不在遊戲上,他的視線時不時飄向在自己身旁那個奮力想要贏過自己的中原中也身上,太宰的眼神裡不禁意的流露出一絲深情,只可惜身旁的人兒完全沒有發覺。
最後比賽結束時是中也的勝利。
「哈哈,老子贏了,青花魚,看來你跟你的同類處的不好啊!哈哈哈!」
「欸~居然被蛞蝓贏了,好討厭啊!」
「哼哼,不過我們平手欸,怎麼辦。」
「不然……我們互請好了,中也想吃什麼。」
中也四處看了看,然後視線停在了一間蘋果糖的攤子上。
「我想吃那個。」
05.
他們買完東西後,選在一個視野還不錯的草地上坐下,中也手上拿著蘋果糖,太宰手上則是空空如也,因為他已經把中也請他的蟹肉炒麵吃完了。
「喂!太宰,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有一起出來了啊?」中也問道。
「應該4年了吧。」
是啊,4年了,這4年沒有中也的日子到底是怎麼過的呢?每天還是持續自殺,殉情,過著該過的日子,但是心裡卻又好像少了什麼。
自己受傷時,少了一個會罵自己死青花魚,然後一邊幫自己包扎的人;在心情不好時,沒有他在身旁陪自己喝酒喝到爛醉;在睡不著覺時,已經失去一個嘴上說著:「因為你不睡著,明天工作會很麻煩。」而讓自己擁入懷中的人。
「中也。」太宰輕輕的呼喚著中也的名字,他知道自己已經隱藏不住這份感情了。
「嗯?」
一陣微風從身旁拂過,中也的頭髮被風吹起,冰藍色的眼睛就和映照著月光波光粼粼的河水一般閃耀迷人。
「我喜歡你,我從4年前就喜歡你了。」
太宰對著中也露出一個微笑,鳶色的眼睛透露出藏不住的愛意。
「為什麼……?你不是最討厭我了嗎?你不是離開我了嗎?為什麼現在才要說這種話?你知道……你這樣我會心動的啊,混蛋!」中也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感到臉上有一個冰冷的感覺,他哭了。
以前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會流淚的中原中也,這次只因為太宰治的一句告白哭了。
太宰先愣了愣,然後溫柔的伸出手擦掉他臉上的淚水,再輕輕的撫上他的臉頰,最後在他的額頭上烙下一個吻。
「中也,那就為我心動一輩子吧,我喜歡你。」語畢,太宰就吻上中也那雙沾上糖霜的嘴唇,中也滿嘴都是蘋果糖甜甜的味道,但又有點不一樣,那是中也獨特的氣味。
一吻結束,太宰依依不捨的舔了他的嘴唇一下。
「太甜了,這個味道。」太宰的額頭靠著中也的說道。
「是太甜了。」中也的臉上像是畫了腮紅般紅撲撲的。
「這樣中也是答應我的追求了嗎?」
「哼!隨便你。」
「那再親一下。」太宰作勢要再親上去,不過被中也拿蘋果糖堵住了。
「不行,公共場所禁止放閃。」他調皮的對太宰露出一個燦爛的笑。
太宰無奈的咬了一口糖衣,有點抱怨的說:「中也真過分!」
06.
他們十指緊扣的坐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煙火,太宰突然吻了中也的臉頰一下,然後道:「雖然蘋果糖很甜,但我覺得世界最甜的東西是中也!」
「吵死了,笨蛋太宰。」
中也的臉又紅了。
                                                              End~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