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野月夜

一個進到雙黑坑就再也出不來的人,請多多指教~~

望夜星辰(3)

*超久沒更這個了,久違的更一下
樂師宰×花魁中

03.
「喂,太宰,這些,我都可以吃嗎?」
他們離開河邊以後,來到了市集裡的一間小餐館裡,而現在,中也正驚訝的瞪大眼睛盯著滿桌子的佳餚。
飯菜淡淡的香氣傳到中也的鼻腔中,他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
「當然,不過有個條件。」太宰的眼神中突然閃過一絲的狡詰。「什麼?」中也好像完全沒在怕的挑起一邊的眉,有些挑釁的意味。
「中也要告訴我逃離青樓的原因。」
「好啊。」中也爽朗的答應。
「欸~中也真乾脆,我還以為中也會支支吾吾的呢~」太宰有些戲謔的道。
「幹嘛支支吾吾,又不是什麼不風光的事。」中也一邊吧唧吧唧的吃著桌上的食物一邊回答。
「也是。」太宰拿起杯子,輕啄了一口茶,動作優雅,在旁人眼裡早就已經看呆了,只可惜,坐在他的面前的人是不知為何對這一切都毫無反應的中原中也。
過了幾分鐘後,中也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將自己面前一大堆的菜色一掃而空,然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拿著手帕擦拭著有些油膩的嘴,對著太宰道:「喂,我好了,再來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太宰將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臉靠中也有點兒近。
「也沒什麼,就是剛剛的問題,中也為什麼……要逃離青樓?」
「因為他們強迫我賣身。」中也低下頭,蜜柑橘色過長的瀏海遮住了他那副精緻如同娃娃般的臉頰,但從縫隙中還是可以看到他那雙冰藍色的眼眸,裡頭充滿了憂傷。
「只因為青樓的業績不如從前,我們這種不賣身的花魁也被逼得脫下自己的衣服,讓其他不認識的人對自己的身體為所欲為,這種事我真的做不到。」
中也那骨子裡的傲氣就在這時全部展露在太宰的面前,毫不保留,他的自尊高訴自己,寧願捨棄所有的一切,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所以,你就逃了嗎?」
太宰無心的一句話就這麼刺進了中也的心坎裡。
「嗯,很自私對吧?拋下和自己一起共患難的同胞們,只是因為不想被玷污而已就逃避。真是愧對我身為青樓頭牌花魁的稱號啊。」中也自嘲的說,他的手緊緊的捉著紅色和服過長的袖子,心裡滿是愧疚和不甘。
「但是我不認為中也是錯誤的哦。雖然你說你自私,但是你也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只要是人,遇到不願意的事都一定會抗拒的,包括中也。這樣的你根本一點錯都沒有啊。」
中也有些意外太宰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原來,你是會說出這種有意義的話的人啊?」
「欸~中也真惡劣!我看起來像是會說垃圾話的人嗎?」太宰可憐兮兮的嘟起嘴,好像是中也誤會他一樣。
「難道不是嗎?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人剛認識就提殉情的。」中也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向太宰,語氣中滿是嘲諷的意味。
「我也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矮的男人,你這樣應該只有一米六吧?」太宰的臉上明明掛著笑容,但是話裡面卻全部都是尖銳無比的針刺,朝著中也的短處戳去。
「啊?你在說一次。」被戳到雷點的中也,忍著揍宰的衝動,黑著臉說道。
「中也是矮子。」
「太、宰、治!!!!!」
於是太宰就被中原•明明是花魁但體術超好,把自己差點打到找大夫•中也揍爆了。
經過中也的摧殘後太宰走在街上的腳都一拐一拐的,不知道的人,都還以為太宰又去研究什麼新的自殺法,然後把自己弄傷了。
「中也啊!你下手那麼重幹嘛?痛死我了!」「你活該啦,死青花魚。」中也沒好氣的罵出剛剛給太宰想的綽號,翻了個白眼。
「這就是小蛞蝓對恩人的態度?我可是好心收留你欸。」
「我又沒叫你收留我。」中也小小聲的嘟囔。
太宰沒有回應,或許是沒有聽到他的話,又或許只是太宰不想回答罷了。
氣氛就這樣的變得沉默,直到他們走到一棟建築物前,太宰說話了。
「中也,我們到了哦。」
「哦~你家是賣布的?看不出來。」中也上下打量了太宰一番。
「當然不是啊!我可沒有跟你說我家是賣布的。」
「那你帶我來這裡幹嘛啦!」
「買衣服啊!難道中也要穿著那麼顯眼的和服在路上走來走去?」
中也聽到這句話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的確,這件紅色和服是太華麗了點。
「無法反駁。」中也不甘心的撇過頭。
「對吧對吧!中也喜歡什麼款式的和服呢?」太宰對著中也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非常好看,中也的心跳不知為何就這麼漏了一拍。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轉移視線,往四處看去,結果這麼巧的,他看上了一件紫色上面印有紅花圖示的和服。
「我喜歡那件。」中也手指著那件他覺得中意的衣服對著太宰道。
「是嗎?那就買吧。」
「欸?!」中也很明顯的被太宰的果決給嚇到了。
但在中也還沒回過神來,太宰已經率先做出了動作:「老闆!我們要這件。」
「好的,謝謝惠顧。」和服店的老闆聽到太宰的呼喊,從櫃台那走了出來,然後拿下那件和服將它交給太宰。
結束了買衣行程後,他們兩人踏上回家的道路,太宰走在前方,中也緊緊的跟在後面,一路上,他們都保持一種莫名的沉默,誰都不先開口。
再過了幾分鐘後,中也劃破了這個窘境率先道:「太宰,所以,你到底是什麼工作啊?」
「中也,你看我背上背什麼?」太宰沒有回頭。
「二胡。等等,你是樂師?!」中也有些驚訝,他怎麼想都沒想到,一個個性這麼惡劣的人是學音樂的,不不不,打死他他都不信。
「很意外?我這種文質彬彬的氣質一看就是學音樂的吧。」
「你屁!你的氣質早就被狗吃了。」中也踢了太宰一腳,很不巧的,還是被避開了。
「別說我,中也堂堂一個頭牌花魁那麼沒氣質好嗎?」
中也愣了一秒,停下腳步,露出一個有些哀傷的笑道:「我……已經不是那個中原花魁了,現在只是一個身旁沒有其他人依靠的無名小卒罷了。」
夕陽的餘韻照在中也的身上,印出一條長長的影子,一股悽涼的感覺從中也的身上散發出來,太宰的心就這麼揪了一下。下意識的,他拉住中也的手,用一種絲毫沒有開玩笑的語氣道:「中也,你不是有我嗎?」
這句話可能對別人,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對已經無依無靠的中也來說,這已經在他心中留下了一個足跡,再也無法磨滅。
待他們再次踏上回家的道路的時候,夕陽已經落下,夜幕降臨,滿天的星星掛在天上,耀眼奪目,但中也的心思卻不在這些繁星上,太宰剛剛抓著自己的力道還有溫度,還殘留著。
“或許,我就試著依賴一下他吧。”中也在心裡這麼打算著。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