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野月夜

一個進到雙黑坑就再也出不來的人,請多多指教~~

【雙黑】望夜星辰(1~2)

樂師宰×花魁中

01.
「哈……哈……到這邊,他們應該就找不到了吧!」男子身上華麗的紅色和服沾滿了泥濘,骯髒不堪,但他已無暇顧忌這麼多了,好不容易,才甩掉後面一大群要將他抓回青樓的黑衣人。
男子放下身上背著的琵琶,然後疲憊的倒在草地上,睜著他那雙和天上的繁星一樣耀眼的冰藍色眼睛喃喃自語:「我,有多久沒有這樣子看星空了呢?」
02.
早晨,正是街道熱鬧的時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們走在街上,這當然包括有著一頭棕色卷髮,一雙深邃又勾人的鳶色桃花眼和一副好皮囊的宮廷樂師,太宰治。
「敦君,好久不見,你最近如何?」太宰問道。名為敦的白髮男孩停下在做茶泡飯的手,抬起頭,對著站在自己攤位前的樂師先生笑了笑道:「太宰先生,真的好久不見了,您又蹺班了嗎?」太宰嘟起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真是的~敦君怎麼可以誤會我,我只是因為沒工作才出來晃晃的,敦君這樣我好難過啊~」敦絲毫沒有受到太宰裝可憐的影響,淡淡的吐槽:「太宰先生,您不想被誤會,那就別在非上班時間背著您的二胡走來走去啊!」
太宰收起他那有如哈巴狗般無辜的表情,撩了下頭髮,自信的掛出那好看的微笑:「不不不,敦君你這就不懂了,你不覺得我背著二胡比較有那種文藝的氣息嗎?」「是沒錯啦……不過說到文藝,太宰先生,您知道青樓的頭牌花魁,中原中也嗎?」「只賣藝不賣身,靠著高超的琴藝和精緻無比的臉蛋,而當上頭牌的那個花魁嗎?」
敦聽完太宰對中也的敘述瞬間愣了愣,過了一秒鐘才反應過來:「對,太宰先生,真清楚啊。」太宰自豪的拍了拍胸脯:「這是當然的啊,我可是聰明又帥氣的太宰治啊!話說……敦君你問這個做什麼?」「那個……因為聽說昨晚中原花魁從青樓逃跑了,到現在都還沒找到蹤跡。」敦四處張望了一下,確認旁邊沒有任何青樓的人後,在太宰耳邊道。
「是嘛~那還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太宰唇角微微勾起,漾出一抹壞笑,眼底玩味的光芒若隱若現。
「有趣?」敦疑惑的歪過頭。「不,沒什麼,敦君,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好的,太宰先生再見。」
告別了敦,太宰計畫要去河邊看那被早晨的陽光照的閃閃發亮的水面,然後再來一次朝氣蓬勃的入水自殺,完成他的每日任務。
但在他還未到達河岸時,一縷樂音從旁邊的樹叢裡傳來,這個琴聲輕柔猶如羽毛般輕撫過太宰的心房,使得他的心跳突然碰碰碰的加速,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如此扣人心弦的樂曲了。
由於自己的好奇心作祟,他放棄了每日自殺的念頭,決定去一探究竟。
一撥開茂密的樹叢,印入眼簾的景色讓太宰頓時傻住了,這副景象簡直比價值百億的名畫還要美好。
一個有著蜜柑橘色長髮,身穿華麗的紅色和服,還有一雙讓人久久不能忘懷的冰藍色眼睛的人正坐在石頭上彈奏著那隻看起來價值不斐的琵琶。
「哎呀,美麗的小姐,您的琴藝真不錯啊!」太宰帶著他平常勾搭女性那個迷人的微笑對著身前的人道。
那人聽到太宰的話,停下正在演奏的手,看了太宰一眼,然後吐出一句令人意外的話:「喂!老子是男的。」
太宰尷尬的收起那副微笑,有些嫌棄的看著男人:「欸,原來是男的啊,本來想找你一起去殉情的~是男人就算了。」
「那還真是抱歉哦!」男人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算了,我叫太宰治,你叫什麼?」太宰友好的伸出手。男人咋了聲舌,有些不耐,但還是誠實的報出名字:「中原中也。」
「哦~原來是青樓的中原花魁啊。」太宰的眼神有些戲謔。
「原來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啊!你要去跟青樓舉報嗎?算了,被人發現是遲早的事。」中也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事實上他的心裡有些哀傷,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現在又要被抓回去,老實說,真的不好受。
「我不會舉報哦。」
「欸?!」
「我說,我不會舉報。」太宰露出溫和的笑容。
「為什麼?」
「因為很好玩啊~幫助一個正在逃亡的花魁不覺得很有趣嗎?」
「才不有……」
咕嚕嚕~
中也話還沒說完,自己的肚子突然的叫了起來,他不禁尷尬的紅了臉頰。
「噗……哈哈哈哈,中也肚子餓了嗎?」太宰忍不住哈哈大笑,中也極度不爽的一拳揮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太宰居然將他的手接了起來。
「哎哎,中也先別生氣,你餓很久了吧,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太宰瞇起他那雙好看的桃花眼,嘴角微微揚起,加上後面陽光的照射,看起來就像是救世主般的耀眼。
「好。」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