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野月夜

一個進到雙黑坑就再也出不來的人,請多多指教~~

昨天戶外教學去迪化街,想說在文野劇場版的預告片裡也有出現迪化街,所以就覺得很興奮。
但是我在那邊差點踩到一隻蟑螂,還好同學有把我攔住,不過我還是嚇到了……
然後我大叫一聲。
結果旁邊有一個媽媽跟自己的兒子說:你看,那個姐姐被蟑螂嚇到了。

我好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双黑】早晨的小日常


拜託這次一定要成功,別再吞了,再吞,我也沒辦法了

連結請往評論

為毛我的文一直被吞,有哪位小天使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覺得心累……

【雙黑】賞楓時節

*到加拿大留學生宰×留在日本中
*‎是甜文,真心不騙
*‎一發完結

Side.A
秋天,微微的清風吹過,一陣寒意湧上心頭,掛在天上的太陽好像沒什麼作用,這使走在加拿大街頭的男子打了個冷顫。
「真冷。」他說,身旁並沒有人回應,他有些惆悵的嘆了口氣,臉上的笑容是多麼的無奈。說來諷刺,那個一直在他身邊的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經不在了。為了這次千載難逢的留學機會,他不得不拋下自己心中最愛也是最重要的人。
“這種事……還是別想了吧。”他想
繼續在路上走著,突然一片楓葉從頭上飄落,是橙色的,和思念的人的髮色相同。身旁河川的那抹藍,也正好和那人的雙瞳一樣,湛藍而清澈,美麗而耀眼。想起他離開的前一天,兩人依偎著對方。戀人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過長的頭髮蹭著自己的脖子,感覺有些癢。那雙冰藍色看著自己,充滿愛意。他情不自禁的吻上了他的唇,他們舌尖交纏,呼吸相融在一起,氣氛逐漸變得火熱。兩人徹夜纏綿,一夜旖旎,度過了他留在日本的最後一晚。
這些畫面好像是昨日才發生的一樣,在他的腦海一幕幕的播放,他苦笑的看著落下的楓葉,將它撿起,口中難得的吐出一句埋藏在心裡已久的話:「中也你過的好嗎?我好想你。」
Side.B
日本橫濱~
夜晚,剛剛下課的中原中也正踏上歸途,家裡附近因為比較偏遠的關係,所以並沒有路燈的照亮,唯一陪在自己身旁的只有天上的繁星。
以前,晚上放學時,總會有一個人在拉著自己的手,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那些學校所發生的瑣事,那段時光雖然短暫,但是非常幸福。
可那人在突然的某一天消失了,杳無音信,什麼也沒留下,衣櫃裡的衣服、浴室裡的牙刷、他所熱愛的繃帶全都不見蹤影,只見桌上貼著的便利貼上寫了一句簡短卻真心的話語。
“對不起,我愛你。”
「煩死了,混蛋太宰,走了還是不放過我。」中也搖了搖頭,將自己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
這時,在中也右方的小巷內發出了微弱的聲響,這引起了他的注意,轉過頭,空無一人的巷子裡,出現了一雙閃亮的鳶色眼睛,而那抹鳶色的主人,則是隻叼著橙紅楓葉的黑貓。
貓咪走到中也的身旁,像是獻媚般的蹭著他的腳,還時不時發出舒服的呼嚕聲。
「你啊,跟那傢伙還真像,就是愛撒嬌。」他彎下身子,輕輕撫摸著貓咪的頭,黑貓也像是同意的叫了一聲,且將口中的楓葉放到了中也的手上。
「這是?」
「喵~」從貓的眼神中看得出它很堅持要中也拿著那片楓葉,不知為何的,中也居然會被一隻貓影響,鬼使神差的接了下來。
它見到中也接下楓葉,便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留下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中也一人站在漆黑的街頭。
「這隻貓,怎麼跟你一個德性啊?」中也輕笑。
「所以說我還是忘不了你啊,快點回來吧,太宰。」
中也自嘲的真心融入了晚上吹過的秋風,它帶走了話語,卻帶不走他思念他的心。
Side. A
當天晚上,太宰久違的做夢了。
夢中,他和中也兩人肩並著肩坐在楓葉林裡,他們的距離明明如此的靠近,但是太宰怎麼樣都聽不到中也的聲音,只見中也好像在跟自己抱怨,抱怨自己的消失,他所承受的孤單,還有對自己的愛意。
「所以說我還是忘不了你啊,快點回來吧,太宰。」在那些無聲的話語中,只有這句話傳進了太宰的耳裡。
他的心跳突然的漏了一拍,此時此刻他多想要把中也抱進自己的懷裡,但當他想要觸碰那個人時,中也卻消失了,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身旁的楓葉林也是,全都變成了空白的一片。
太宰驚慌的大喊著中也的名字,並沒有回答,在這廣大的空間裡,只有自己的聲音迴盪,什麼也沒有。
突然,他就醒了,太宰不知道最後發生了什麼,他也不願去想,因為他確定了一件事,他要離開這裡,回到日本,回到那個他所深愛的人的身旁。
Side.B
一個禮拜後~
中也今天下午大學沒課,便決定到大街上走一走。
街道上人來人往,可能是下班尖峰時刻,人群是平常時段的3倍,他走在裡面,感覺都快要變乾癟蛞蝓了,為了避難,他就只好到附近的一片楓葉林裡。
那裡充滿他和太宰的回憶,不過自從太宰離開後,他就再也沒有去過,現在去看看也是不壞的事。
中也站在他以前和太宰最喜歡的那顆樹下,回憶的劇場又再次解開序幕,無限播放著自己難以忘卻的往事。
中也覺得一股酸楚通通湧上心頭,他輕輕的呼喚著愛人的名字:「太宰……」
「中也。」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中也的身後響起。
Side .A&B
中也驚訝的想要轉過頭,不過馬上被身後的給擁入懷中,他的體溫,還有他的氣味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另自己安心。
「太宰……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因為我很想你,所以我回來了。」
「你知道你離開我很難過嗎?」
「我知道。」
「你知道我這四年是怎麼過的嗎?」
「抱歉,但中也,這次我不會再走了,我會陪在你的身邊,所以……你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他加深了摟著中也的力道,因為他害怕中也會從自己的身旁溜走。
「……」中也不語。
「求你回答我,中也。」太宰開始覺得緊張了,萬一中也真的不給自己一次機會,他都不知道之後要怎麼活下去。
「笨蛋,我如果不要你,還會有哪個人想收你這隻禍害。」太宰看不到中也的表情,可是可以從他那已經紅得像是滴血般的耳窩就可以知道中也有多害羞。
「中也……謝謝。」太宰溫柔的吻上中也的臉頰,上面發燙的溫度是真實的,並不是夢境,他真的和中也再次相遇了。
「對了,中也,我有東西要給你。」
「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兩人不約而同的各拿出一片楓葉。
「欸?原來我們兩個要送對方的東西是一樣的啊。」太宰的嘴角揚起,還是一如往常的好看。
「是啊,你知道這還是一隻貓給我的嗎?」中也笑了出來。
「貓?」
「嗯,一隻黑貓,我覺得他跟你很像,就是……啊!就是它!!」中也的手指向遠處一隻全身漆黑的小貓咪,可這次它沒有再孤獨一人,也沒有叼著楓葉。
它的身旁還有一隻橘毛藍眼的小貓,他們看起來感情很好,黑貓蹭著橘貓,而橘貓雖然一臉嫌棄,但是它卻沒有任何的反抗,反而將自己的尾巴和黑貓的尾巴纏在一起。
「說黑貓像我,那隻橘貓才像你吧!」
「吵死了,混蛋!!」中也的臉又染上了一抹艷紅。
「啊~中也害羞了~」
「才沒有!!!」
太宰的臉上帶著說不清的笑意,他吻上了中也柔軟的嘴唇,中也的手也環上了他的脖子,主動加深這個不能遏止、纏綿不修的吻。

“我們的分離和相遇,思念與愛情,盡在這個賞楓時節裡。”
                                                              End~

【雙黑】生病就是要放閃啊,不然要幹嘛?

*‎學生宰×教授中
*‎一如往常的小甜餅
*一發完結

文野大學,是位於日本橫濱的一所大學。
早晨的日出從海平面上升起,幾隻海鷗在被染成淡淡橘色的海上自由的翱翔。中午蔚藍的天空,襯著湛藍的大海,幾艘漁船正開往外海,行走的足跡泛出一條白白的浪花。夜晚,海浪傳出的溫和聲響安靜的令人放鬆,海濱旁摩天輪五顏六色的燈光,以色彩照亮了夜晚 。
‎這些美麗的景色,在文野大學裡通通都看得到,但是,他們並不是因美景而出名的。
‎他們有個絕無僅有的特色,那就是,他們學校裡顏值高智商也高的人的比例是其他學校的好幾倍。
化學系的太宰治就是裡頭其中的一人。
太宰一直都是大家的焦點,因為他有著一張姣好的臉蛋,極高的智商和身高,還有雙深邃像是泥潭般會使人一看就無法自拔的鳶色眼睛。
所以每當新生入學時,經常會有許多聽聞這件事而想去一睹太宰容顏的小學妹們。
而今年,也是這麼回事,一群女孩子在太宰的教室前探頭探腦的,正找尋著太宰的身影,但無論他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奇怪了?怎麼沒看到太宰學長。」
「不知道欸,我很確定太宰學長是化學系的啊!」
「不如,我們問問其他人吧!」
剛好經過這裡的中島敦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這位同學,請問你知道太宰學長去哪了嗎?」
「太宰學長啊~他今天請假哦,說是發燒了。」敦露出一個如同天使般溫柔的笑容,使女孩們的心都快融化了。
“這、這人是天使啊!!不行不行,太宰學長比較帥,不能移情別戀。”
「啊,是嗎?那太宰學長的情況如何你知道嗎?」女孩們放棄追求萌翻敦的想法,繼續問道。
「嗯~我不清楚欸,真是抱歉不能幫上忙呢。」
「不會不會,你願意搭理我們就很好了。」
這時,突然一個低沉卻充滿著磁性的聲音從女孩們旁邊響起:「喂!你們在這邊幹什麼,現在上課了,別在校園裡閒晃,趕快到你們的教室去,還有中島,芥川找你做實驗,快去找他吧。」
女孩們轉過頭,一個身上穿著實驗白袍的嬌小男性正有些不滿的看著他們。
「啊!知道了,中原教授。」敦聽到中也的話,乖乖的立馬找芥川去了。
待敦離開後,女孩們還是杵在原地。
「怎麼?不用上課啊?趕快回去啊?」
「哦……好!」他們顯得愣了幾秒鐘才回過神來,離去。
在女孩們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後,中也歎了口氣,嘴裡嘟囔了一句:「死青花魚,你看你又招來了一大堆的小粉絲,你是當我很能容忍啊……大笨蛋。」
時間到了下午,中也下午沒課,而且事情也做完了,反正在學校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回家照顧某隻已經掛病號的青花魚,在路上還可以順便買晚餐的食材跟要給他的藥。
中也這麼想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離開學校。
回到家後~
中也一打開門,馬上就被拉近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懷抱。
中也沒有掙扎,反而是溫柔的將手放上那人的額頭,果然不出所料,那裡的溫度高的嚇人,他微微的皺起眉頭。
「都燒的的那麼嚴重了,為什麼還要起來?」中也的語氣中帶有著責備和關心。
「因為我想中也了。」他的聲音沙啞,應該是感冒所造成的。
「笨蛋!如果你不去入水你就不會發燒,你不發燒,還用需要在家裡休息嗎?」中也挑起眉,一臉鄙視的看著自作自受的太宰治。
「中也好過分,我是病人欸!不安慰我就算了,還要用入水酸我。」太宰低下頭埋進自家男朋友的肩窩裡,他那睡得亂翹的髮絲蹭著中也的脖子,感覺有點癢。
「好了,別撒嬌了,給我去床上躺著,我煮粥給你吃。」中也拍了拍賴在他身上的大型魚類的背。
「是蟹粥嗎?」太宰的眼神中充滿著期待。
「啊!我忘了買蟹。」
「欸~沒有螃蟹哦,那我不想吃了。」太宰失望的垂下頭,像隻可憐兮兮的小動物般,讓中也好氣又好笑。
「好了好了,我明天去買總行了吧,快點,去床上休息。」中也摸摸太宰的頭,像是在哄糖果被他人搶走的孩子,溫柔又有耐心。
「中也你答應我了哦。」
「好好好,答應你了,快回去。」
達到目的的太宰臉上露出了一抹歡愉的笑容,他偷親了中也的臉頰一下,在中也還未做出反應時,便速速的逃回房間,留下滿臉潮紅的小矮人一枚。
大約過了半小時~~
在床上已經陷入半睡半醒之間的太宰隱約聽到有人打開了他的房門,走到了他的身邊。
「喂!太宰!起來吃飯了。」
「嗚。」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第一幕映入眼簾的是那雙像是大海般湛藍的雙眼。
「中也……我想睡覺。」
「等等再睡,先吃飯。」中也好像是知道太宰的不適,語氣放軟了許多。
「中也,我好累,餵我。」
「哈?你沒手不會自己來啊?」
「我沒力氣拿湯匙,中也應該不希望我把粥撒的到處都是吧?」太宰邪笑。
「……唉~拿你沒辦法,嘴巴張開。」中也無奈的拿起湯匙,舀起一匙剛煮好的粥,想要朝太宰的嘴裡送。
不料太宰不知怎麼的,死都不張嘴,看到湯匙就直接撇過頭,讓中也有些不爽。
「媽的,太宰治,你到底想怎樣!」顧及自己面前這個心靈智商不超過3歲的大屁孩是個病患,不然以中也的個性,早就一拳上去了,而且毫不手軟。
「中也真笨,不是這樣餵的啦!」
「哈?那不然是怎麼……!!」中也話說一半,就被太宰的舉動嚇傻了。
太宰將中也手上那匙粥含在嘴裡,然後直接吻上中也的嘴唇,前後不超過一秒。
太宰見中也沒有反抗,就輕鬆將舌頭伸進中也的嘴裡,也將口中的粥渡了過去。
待他們分開後,有些來不及吞嚥下去的粥便從中也的嘴角流了出來,而他的臉頰染上的緋紅更為他增添了嬌媚的氣息。
「中也你看,是要這樣餵才對哦。」太宰舔掉中也嘴旁的粥,眼睛微微瞇起,欣賞著這個名為中原中也的美景。
「笨蛋。」
「我是只屬於中也的笨蛋哦。」說完,他又再次的吻上中也那已經有些紅腫的雙唇。
「太宰,如果我也發燒了怎麼辦?」一吻結束,中也問道。
「沒關係,那就換我照顧你,我親愛的中原教授。」太宰撫摸著中也的臉頰,從那雙手傳過來的體溫已經沒有剛才的高,說也奇怪,太宰明明還沒吃藥,體溫卻下降的快速。
「可是,你現在雖然已經沒有燒了,但也還是病患啊!」
「我很快就會好的,中也放心。」
「為什麼你能這麼肯定!!」中也激動的站起身。
太宰看到中也的反應後,笑了出來,他將中也拉入自己的懷裡,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傻中也,無論什麼藥什麼化學藥劑都對我無法達到最好的功效的,因為……你就是我最好的良藥啊。」
                                                        End ~
                                      

【雙黑】人間不失格

*粉絲宰×偶像中
*標題和內容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啦,其實有一點)
*一發完結
01.
在早晨的大街上,人來人往,有各式各樣的人在路上行走著,如正要去上班的上班族,在嬉笑打鬧的學生和戴著墨鏡口罩的偶像歌星中原中也。
在中也的面前,有幾個女高中生正興高采烈的聊著天與他擦身而過,結果走在最右邊的女孩不禁意的撞掉了中也用來隱瞞自己身份的墨鏡。
「靠!你走路不看路啊!你知不知道……?!」原本還理直氣壯的飆罵著中也的女孩一看到中也的容顏便愣住了。中也也因女孩的兇悍而感到驚訝。
「請問你是中原先生嗎?」女孩收起兇狠的表情,換成有些羞澀的微笑。
「啊,是。」中也尷尬的點頭。
「啊!!!是中原先生,我,我,我是您的粉絲!」女孩的同學大喊道,引來旁邊路人們的注意。
「什麼東西?」
「好像是明星欸!」
「是中原中也本人!比電視上好看好多啊!」
「中原先生幫我簽名!!」
人群朝著中也的周圍靠去,形成一圈人牆,他想要偷偷溜走也沒有辦法。
正當他覺得困擾的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拉起他的手拔腿就跑,中也就這樣的被拉出人群。
那隻手的溫度就這麼傳到自己的手心,有點冰冷,在這炎熱的夏季裡,有種舒服的感覺。
看著那人的背影,明明是個陌生人,但卻讓中也覺得放下心來。
他們跑到了一個小巷裡面停了下來,那人轉過頭,對著中也露出了一個好看微笑,中也感覺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只因為這人真的長得真tm太好看了,尤其是看到他的那雙深邃的鳶色眼睛,論誰都會掉入陷阱裡吧!
「那什麼,謝謝你帶我離開那裡。」中也轉移視線,有些彆扭的道。
「中也不用感謝我哦,你就當成這是某個粉絲無聊的佔有慾吧!」男人笑著道。
「是嘛……那我總能知道你的名字吧!我至少要知道自己被誰救了。」
「我叫太宰,太宰治,請多多指教哦,中也。」
「我跟你還沒熟到能直接叫名字吧!算了!太宰,請多多指教。」中也也笑了起來,有種桀驁不馴的氣息,冰藍色的眼睛閃閃發亮,耀眼不已。
02.
在這之後,過了一星期~
中也因為有一場演唱會而來到了武偵大學,進到他們學校的體育館內,中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這個場地也太大了吧!容納好幾萬人都不是問題啊!!!」中也對著自己的經紀人芥川龍之介有些驚訝的道。
「武偵大學因為學生人數眾多,每當他們學校集會時是需要非常大的空間的,因此他們的校長福澤諭吉先生才會決定蓋這個體育館。」芥川沒有流露出驚艷的樣子,反而是一臉淡定的解釋。
「原來是這樣。看來,今天能好好大鬧一場了!」中也興奮的說。
當天晚上,表演還未開始,學生們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擠在舞台前面,嘰哩呱啦的訴說著自己此時此刻那種亢奮的心情。
不知過了多久,會場裡的燈突然暗了下來,大家正好奇怎麼回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前奏就這麼傳了出來。再來映入眼簾的是舞台上的一道光,而站在光芒下的男人就是他們一直想要看到的人,中原中也。
「各位!晚上好!!!!」
「啊!!!!!!」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從台下響起。
「很好!大家很有精神呢,今晚我們一起狂歡吧!!!」說完,中也便唱起今天開場的曲子。
唱完第一首後,中也又一連唱了很多首歌曲,而最後收場的是中也的自信之作darkness my sorrow為結尾,完美的結束了這次在學校的演唱會。
03.
演唱會結束後,中也一個人走到學校附近的河堤散步。
月光照在河水上,波光粼粼的,在加上夏天的晚風時不時的吹過,讓人有種能夠靜下心來的感覺。
這時,他看到原本閃亮的湖面上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東西。誰可以告訴他,為毛湖面上會出現一雙腳?中也揉了揉眼睛再看一次,發現,這不是幻覺。
他趕緊的衝到水裡將人打撈上岸。
但等他把人救上岸後,有一種無言的感覺便湧上心頭。
“這是什麼鬼緣分啊!”他想。
那人睜開眼睛,看向中也,嘴角微微的勾起,語氣中帶了些笑意道:「啊!中也,又見面了啊!」
「太宰治,你為啥會在水裡?」
「因為我在自殺啊。」
「自殺?!」
「對啊,自殺。啊~自殺是多麼的美好,如果有美麗的女人陪我殉情那就更好了。」
「活著,不好嗎?」中也突然的問道。
「……因為……我沒有活著的意義。」太宰面對中也的問題,先是愣了愣,然後才淡淡的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他的眼神透露出孤寂,虛假的微笑裡有著數不盡的滄桑,無論是誰看到都會覺得心緊揪了一下,包括中也。
「……」中也的眼神也有點哀傷。
太宰當然察覺到了,他伸手捏了捏中也的臉頰,當然,被中也不滿的撥開了。
「別捏我!!」
「好啦,好啦,話說剛剛我有去看哦,中也的演唱會。」太宰一臉笑嘻嘻的收起自己的手。
「為什麼?剛剛的演唱會是不開放給外人的啊!除非……你是武偵大學的?」
「哎呀~中也真聰明,我是大四的學生哦。」
「原來你是……哈啾!」中也話還沒說完,就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先別說了,歌手感冒可是不好的哦,中也要不要先來我家,我家就在附近而已。」太宰率先從草地上站起,然後將坐在地上的中也拉了起來。
「嘛,就這樣吧。」
04.
在太宰家裡,兩人洗漱完後~
中也身上穿著太宰的白色襯衫,由於自己身形嬌小的關係,太宰的衣服就像是個布袋掛在中也身上,時不時還會從肩膀滑下。不過也因為襯衫過長,中也也就沒有穿上褲子,兩條線條優美又白皙的大長腿就這麼在太宰面前晃來晃去。
「中也啊,你這是在誘惑我?」太宰挑起一邊的眉,還是那麼好看。
「哈?什麼鬼?」
太宰沒有回話,但是他的視線已經幫他回答了一切。
中也循著太宰的視線看下去,馬上意識到太宰說的誘惑是什麼,不禁紅了臉頰,且將襯衫的下襬在往下拉了幾公分:「混蛋!還不是你衣服太長。」
「明明就是中也太矮了!」太宰有些無辜的嘟起嘴。
「啊!什麼!!老子才不……!!」中也一個激動之下,想要衝過去揍太宰,結果因為地板有著剛剛他們回來時滴在地上的水跡,中也就這麼一滑的跌進太宰懷裡,而太宰也因重心不穩,兩人就跌到了沙發上。
「痛!痛死了!中也你別……」太宰睜開眼睛正要抱怨,但他卻停止了,因為他的前方有一雙美麗的冰藍色眼睛盯著自己。
他們的距離非常的近,只差那麼一咪咪,兩人的嘴唇就會碰在一起。
太宰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環上了中也的腰,而唇就這麼不假思索的貼了上去。
中也的嘴唇就像太宰事先想的一樣柔軟甜美,說比糖果還要甜蜜都不為過。
中也被太宰突如其來的吻嚇了一大跳,他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只能呆呆的接受太宰對自己為所欲為。
待一吻結束,太宰依依不捨的舔了下中也的唇瓣,中也則還是呆呆的愣在原地,連太宰叫他他都沒有發現。
「中也,中也?」
「哈?啊……什麼?」很顯然的他的腦袋還未開始運作。
「中也,嚇到你了嗎?」
中也突然的從太宰身上彈起來,臉刷一下的染上了紅暈,他有些結巴的道:「啊……沒有……那個!時間好像很晚了……所以……我先去睡覺了!!再見!」語畢,中也便衝進了太宰的房間裡面,留下太宰一人在客廳內。
「噗……這什麼反應啊!真是……受不了你。」
太宰嘴角不禁意的上揚,他心情愉悅的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喂喂喂~是我哦,幫我個忙。」
05.
另一方面,中也衝進太宰房間後,就將自己埋進枕頭內,他現在整個腦袋裡不斷的重複著剛剛的畫面。
「啊啊啊!!中原中也,不准在想了!」中也煩躁的大吼道,但好像沒有什麼用,腦子還是不聽話的一直播放著他和太宰的那個吻。
「煩死了,為什麼我要答應那傢伙來他家啊?而且這傢伙的家居然還沒有客房。現在整個房間都是這個討厭的味道……」
中也不明白,為什麼他剛才沒有推開太宰,為什麼自己的腦海裡都是他,為什麼,心跳會跳的這麼快。
太宰的味道充斥在整個房間內,無論是枕頭,棉被,還是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令自己心跳不已。
「太宰治,你這混蛋……」中也緩緩的閉起眼睛。
結果,他最後還是失眠了。
06.
隔天,中也的經紀公司內~
「小中也,小中也!你有在聽嗎?」坐在中也面前的女子,對著正在走神的中也問。
「啊!什麼……不好意思,我剛剛沒在聽。」
「我是說,你說我在這首歌之後出來好不好?」
「嗯,可以啊,紅葉大姐你方便就行。」
名為紅葉的女子歎了口氣,輕輕揉了揉中也的頭說:「小中也啊,你今天怎麼了,怎麼一直走神?」
「大姐我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別騙我,我可是從小看你長大的啊!」紅葉的眉頭微微皺起,美艷的臉上帶著一些慍怒的情緒,好像很不滿中也對自己的隱瞞。
鬥不過紅葉的中也只好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原委都說出來。
「小中也,看來,你喜歡上那個叫做太宰治的青年了。」紅葉端起桌上的茶,優雅的小酌了一口。
中也激動的站了起來:「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那個傢伙!大姐,我們兩個都是男人啊!而且也沒有認識很久……這不可能是戀愛的,大姐,是不是你搞錯了!」
「也許,你很驚訝,但事實就是如此,你是喜歡他的。」
「為什麼……我會喜歡他啊……明明就只是個混蛋。」
「小中也,我也不是不能體會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禮拜六還有一場演唱會,我勸你先別想那麼多,不然會影響到你的狀況的哦。」紅葉放下茶杯,然後起身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準備離去。
「我……知道了,謝謝你,大姐。」
「不用客氣,中也有困難隨時可以跟我說哦,就這樣,我先走啦。」紅葉對著自己養大的孩子溫柔微笑道。
「嗯,大姐,再見。」
07.
時間過的飛快,已經到了中也禮拜六演唱會的日子。
中也坐在化妝台前,他顯得有些不安定。
「中原中也,你可以的,不要被感情干擾。」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中也先生,差不多了。」芥川打開中也休息室的門,走了進來。
「我知道了。」
一如往常的,中也還是以平常的水準站在舞台上為他廣大的歌迷送上一首又一首的曲子,而他的神秘嘉賓紅葉也順利的出場,整個演唱會接近完美的來到了尾聲。
「各位,謝謝你們來到我的演唱會!今晚我很高興哦!」中也雀躍的向台下的粉絲們揮手,身上的汗水緩緩流下,被舞台的光線照得閃閃發亮。
「小中也很努力呢!為了獎勵你,我偷偷的準備了一個禮物要給你哦!」紅葉說。
「咦?是什麼呢?」中也有些疑惑,畢竟這個環節是在他們之前的討論裡沒有出現的。
「上來吧!」紅葉揮了下他的和服衣袖,感覺氣勢十足。
但真正的主角並不是尾崎紅葉,而是現在手上拿著一束玫瑰花,令中也感到小鹿亂撞的熟悉身影。
「太宰……為什麼?」中也的臉上充滿了詫異的情緒,他根本完全沒有料到太宰會出現在這裡。
「中也,你應該記得你之前問我為什麼不活著吧?」
「你說,你沒有生存的意義。」中也的聲音有些沙啞。
「但是,現在有了哦。中也,那就是你,我喜歡你。」太宰的笑裡有著滿滿的溫柔和寵溺,中也的心已經無法控制的跳個不停。
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太宰面前,拉著太宰的領子,這動作使他們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許多:「混蛋……這就是你害我混亂那麼多天給我的贖罪?這根本完全不夠啊!」
「那麼,我拿一輩子賠你如何?」
「這還差不多。」
中也主動的吻上了太宰的唇,太宰則環住了他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太宰手上的玫瑰花掉落地面,但已沒人在意,伴隨著台下的歡呼聲,兩人就在眾人的見證之下定下誓言,永不分離。
08.
人間不失格,因為我,有你。
                                                             End~
《小番外》
中也:吶,太宰,你是怎麼策劃這一切的?為什麼紅葉大姐他會幫忙你的告白?
太宰:哦,因為我和芥川以前就認識了啊。我找他幫忙,他馬上就同意去幫我跟紅葉大姐交涉了呢!
中也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家男朋友的人脈是有多強大。

25fo的車文
有點破的一台車,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如果可以就看下去吧!!!!
25fo的時候真的很開心,感謝大家的支持,會繼續努力的❤

【雙黑】蘋果糖

*一發完結的小甜餅,有點短
*本來是要放七夕的,結果現在才放上來

01.
今天是夏日祭典的日子,太宰一個人站在鏡子前做著最後的確認。
平時太宰是沒有那麼謹慎的,但這次是自己約暗戀許久的對象出去,那份量自然不同。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緩緩勾起一抹微笑,還是那麼令人心動,鳶色的眼眸中充滿期待,期待見到那個人的和服打扮,期待和那個人相處的時光,期待他那不禁意的一個微笑。
「好了,出發吧!」
02.
「太宰治這傢伙約我逛祭典,還給老子遲到,等他來我一定要殺了他。」中也此時正靠在神社旁的鳥居上,身上穿著一件橘紅色的浴衣,很襯自己那頭蜜柑橘色的長髮,他時不時低下頭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心裡有些焦躁。
忽然他頭上那頂萬年不改的黑色沒品味帽子被一人拿起,轉過頭,那個罪魁禍首正一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哎呀~小矮子真的是太矮了,害我剛剛找了好久啊!」
「媽的太宰治,你說誰矮啊!還有帽子給我放下!」
太宰一邊將帽子放回中也的頭上,一邊開玩笑的道:「好啦,中也太常生氣會長不高哦,啊!中也這個年紀本來就長不高了。」
「太宰治!!!」中也那雙美麗如同大海般的藍色眸子就這麼直直的瞪著太宰,雖然充滿了怒氣,但太宰還是很想就這麼吻上去。
他伸出手纏上中也的髮尾,臉緩緩靠近那張熟到不能在熟悉的面容,中也被太宰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全身僵直,腦袋一片空白,率先做出反應的是他那張染上緋紅的臉蛋和反射性閉起的雙眼。
「中也啊~你在期待什麼啊?」太宰在中也的耳邊輕聲道,語氣中帶著滿滿的笑意和一絲戲謔。
中也瞬間睜開眼睛,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際朝著太宰一拳揮過去,很可惜的被太宰避開了。
「真可惜呢!沒打中!」
「吵死了!死笨蛋青花魚,祭典愛逛不逛,你在弄我,我就走了啊!」中也作勢要離開,沒想到太宰就這麼抓住中也纖細的手腕。
「欸~別別別,我不弄你了,別那麼急著走啊。」他的語氣有些委屈。
中也看著太宰那雙鳶色的眼睛,那裡頭的情愫,總能讓自己莫名的心軟,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唉~下不為例啊!」
「好好,下不為例。」語畢,太宰就拉著中也的手朝人群裡去。
03.
只能說真不愧是祭典,那人數真不是開玩笑的多,全部人山人海,一不留神,就會被人群給沖散。
「喂喂喂!這人也太多的了吧!」中也有些不耐的道。
「所以,中也要拉緊我的手哦,不然中也不見很麻煩的,我才不想在人群裡找一個小矮子呢。」太宰牽著中也的手走在前面。
「吵死了!」中也在後頭小聲的嘀咕。
看著太宰的背影,中也的腦海出現了一個念頭:這傢伙,也有可靠的時候啊。
在這時候,太宰突然停下,而腦袋正在想事情的中也就這樣防不勝防的撞上太宰的背。
「靠!幹嘛停啊,混蛋!」
太宰轉過身,對著自己露出一個狡詰的笑容:「吶!中也,來比賽吧!」
「喔喔,不錯啊!比什麼?」中也的嘴角也翹了起來,是太宰最喜歡的那種桀驁不馴的笑。
「比射擊如何,輸的人要請贏得人吃東西。」
「哦,奉陪到底。」
04.
結果,是太宰的勝利,不過這早就是預料之內,畢竟太宰在黑手黨時期,槍法可是所有人裡面最準的。
「我不服,再來。」中也不甘心的道。
太宰看了看攤販老闆的表情,之後擺擺手說:「中也啊,我們都把人家的禮物都打完了,人家怎麼做生意啊?」
中也覺得太宰的話真的有點道理:「那麼……我們比撈金魚。」
「可以。」
「太宰治,這次老子絕對不會再輸給你了!」中也撩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
「哦~小蛞蝓,很自信嘛,等等可別輸了哦。」
「要你管。」
「好了嗎?預備……開始。」撈金魚攤販的老闆道。
比賽開始時,太宰的心思完全不在遊戲上,他的視線時不時飄向在自己身旁那個奮力想要贏過自己的中原中也身上,太宰的眼神裡不禁意的流露出一絲深情,只可惜身旁的人兒完全沒有發覺。
最後比賽結束時是中也的勝利。
「哈哈,老子贏了,青花魚,看來你跟你的同類處的不好啊!哈哈哈!」
「欸~居然被蛞蝓贏了,好討厭啊!」
「哼哼,不過我們平手欸,怎麼辦。」
「不然……我們互請好了,中也想吃什麼。」
中也四處看了看,然後視線停在了一間蘋果糖的攤子上。
「我想吃那個。」
05.
他們買完東西後,選在一個視野還不錯的草地上坐下,中也手上拿著蘋果糖,太宰手上則是空空如也,因為他已經把中也請他的蟹肉炒麵吃完了。
「喂!太宰,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有一起出來了啊?」中也問道。
「應該4年了吧。」
是啊,4年了,這4年沒有中也的日子到底是怎麼過的呢?每天還是持續自殺,殉情,過著該過的日子,但是心裡卻又好像少了什麼。
自己受傷時,少了一個會罵自己死青花魚,然後一邊幫自己包扎的人;在心情不好時,沒有他在身旁陪自己喝酒喝到爛醉;在睡不著覺時,已經失去一個嘴上說著:「因為你不睡著,明天工作會很麻煩。」而讓自己擁入懷中的人。
「中也。」太宰輕輕的呼喚著中也的名字,他知道自己已經隱藏不住這份感情了。
「嗯?」
一陣微風從身旁拂過,中也的頭髮被風吹起,冰藍色的眼睛就和映照著月光波光粼粼的河水一般閃耀迷人。
「我喜歡你,我從4年前就喜歡你了。」
太宰對著中也露出一個微笑,鳶色的眼睛透露出藏不住的愛意。
「為什麼……?你不是最討厭我了嗎?你不是離開我了嗎?為什麼現在才要說這種話?你知道……你這樣我會心動的啊,混蛋!」中也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感到臉上有一個冰冷的感覺,他哭了。
以前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會流淚的中原中也,這次只因為太宰治的一句告白哭了。
太宰先愣了愣,然後溫柔的伸出手擦掉他臉上的淚水,再輕輕的撫上他的臉頰,最後在他的額頭上烙下一個吻。
「中也,那就為我心動一輩子吧,我喜歡你。」語畢,太宰就吻上中也那雙沾上糖霜的嘴唇,中也滿嘴都是蘋果糖甜甜的味道,但又有點不一樣,那是中也獨特的氣味。
一吻結束,太宰依依不捨的舔了他的嘴唇一下。
「太甜了,這個味道。」太宰的額頭靠著中也的說道。
「是太甜了。」中也的臉上像是畫了腮紅般紅撲撲的。
「這樣中也是答應我的追求了嗎?」
「哼!隨便你。」
「那再親一下。」太宰作勢要再親上去,不過被中也拿蘋果糖堵住了。
「不行,公共場所禁止放閃。」他調皮的對太宰露出一個燦爛的笑。
太宰無奈的咬了一口糖衣,有點抱怨的說:「中也真過分!」
06.
他們十指緊扣的坐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煙火,太宰突然吻了中也的臉頰一下,然後道:「雖然蘋果糖很甜,但我覺得世界最甜的東西是中也!」
「吵死了,笨蛋太宰。」
中也的臉又紅了。
                                                              End~

居然25了!真的覺得超開心的,很謝謝大家的支持啊!!!!!
所以我決定來寫個文。
因為覺得自己還需要加油,所以就不打tag了。
再次感謝大家。

偷偷小聲的問:如果我寫車有人要看嗎?
有的話請留言跟我說一下,感謝(筆芯)

雙黑夫夫性向100問(完)

91.
月: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太:我勸你不要知道比較好哦(笑
中:不要用那種你好像很早就做過的語氣,使人誤會好不好(斜視
太:嗯~就是在我們年輕氣盛,毫不服輸,每天都要拼的你死我活的那個時候呢!
月:蛤?
中:他的意思就是在我們16歲的時候。
月:好哦~果然有些話除了兩位以外沒人聽得懂。
92.
月:那是跟現在的對方嗎?
太&中:是啊~
太:不過那個時候中也的臉真的超級彆扭的。
中:跟一隻青花魚做,誰不會彆扭啊?(無奈
月:有人不會彆扭啊。
中:誰?
月:現在的你(燦爛笑
中:……導演,我可以不要錄了嗎?
導演:不行(秒答
中:唉~我想回家。
93.
月:最喜歡被吻到哪裡呢?
中:嘴唇吧。
太:嗯~不知道啊,只要中也親我我就很高興了,畢竟中也很少親我。
中:如果你不那麼作死,我可以考慮多親你一下。
太:真的嗎!(星星眼
中(臉紅:嗯。
太(撲過去:我就知道我家中也對我最好了~~❤
月:那個……導演,可以暫停10分鐘嗎?我覺得我要去看個眼科。
94.
月:那你最喜歡親吻對方哪裡?
中:臉,因為親嘴的話,這個發情機器會當你在誘惑他,然後就會變成回不去的狀態了……
太:沒辦法,中也真的很美味嘛~~這也是我喜歡親他全身上下的原因。
月:這個回答100分!!
95.
月:H時最能取悅對方的事是?
中:主動吻他。
太:在他耳邊說一些讓他安心的話。
月:太宰先生意外的暖呢。
中:他說這種話的機率為一萬分之一。
月:……我收回剛剛那句話。
96.
月:H時你會想什麼?
中:什麼都不敢想,敢在這傢伙身下想別的,分明是找死。
太:明天早上怎麼樣哄被我操到直不起腰的中也。
中:你也知道要來安慰一下啊。
太:不然中也下次就不會讓我上床了啊。
中:有自知之明就好。
97.
月:一晚H的次數是?
中(撇頭:拒絕回答!!
太:這是秘密哦~
月:欸~告訴我嘛~
太&中:不行!
月(嘟嘴:過分,以後寫虐文虐死你們。
太:我知道你不會的。
月:為什麼你能肯定。
太:因為我知道你不能吃刀。
月:居然被說中了!!
98.
月:H的時候,衣服是您自己脫,還是對方幫忙脫呢?
中:他幫我脫。
月:中也先生不會幫太宰先生脫嗎?
中:他這傢伙基本上不會脫衣服,最少一定會留一件襯衫。
太:因為全脫太浪費時間了啊~那些時間拿來做前戲不是很好嗎?
月:原來是這樣啊!受教了。
中:別學這種不三不四的東西啊……
99.
月:對您而言H是?
中:害我壽命減短的東西(目死
太:讓我可以品嚐中也的好東西。
中:……我從來沒有那麼想要回家過。
月(拍肩:不要難過,快結束了。
100.
月:最後,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太:中也跟我結婚好不好?
中: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太:你說呢?
中(臉紅+傲嬌:看你可憐,我就勉強一下自己好了。
月: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終於結束了!!!!再來因為開學,所以我之後就沒辦法日更了,但是我還是會繼續努力的,謝謝各位願意接受文筆不好的我,真的很謝謝大家。